圆梦太空 中华飞天第一人

联合国举行外空大会50周年纪念活动(UNISPACE+50),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主任杨利伟受邀赴维也纳参加。期间,杨利伟主任与联合国外空司迪皮蓬司长签定围绕我国空间站开展空间科学实验协作工作程序协议,并向联合国外空司捐献了我国空间站模型。

杨利伟主任与联合国外空司迪皮蓬司长签定协议

杨利伟主任与联合国外空司迪皮蓬司长签定协议

  曾经,我们被国际空间站“拒之门外”;如今,我国空间站向全世界敞开!通过二十多年的开展,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已经成为助力大国外交、彰显大国地位的一张重要手刺。

  2003年10月15日,杨利伟搭乘神舟五号飞船初次进入太空,标志着我国航天事业向前迈进一大步,具有里程碑意义。在太空飞翔期间,杨利伟在飞船中展示了搭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联合国旗,代表我国人民向全世界表达了平和开发宇宙空间的美好愿望。2004年5月19日,杨利伟在联合国总部,向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移交了神舟五号飞船所搭载的联合国旗。作为“中华飞天第一人”,杨利伟亲身经历着、见证着载人航天开展的每一个历史性时刻。

  2004年5月19日,杨利伟向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移交了神舟五号飞船所搭载的联合国旗

  追梦 旋梯滚轮应付自如

  飞机在轰鸣中起飞,又呼啸着下降跑道。身穿飞翔服,手拎飞翔帽,脚蹬飞翔靴,飞翔员们从飞机里下来,排着队走在平坦开阔的机场。

  这个场景仍反复出现在杨利伟的脑海里。他说:“那时,我对他们但是老崇拜老羡慕啦。”

  杨利伟出生在20世纪60时代,成长于70时代。那是一个崇拜英豪的时代,那是一个崇尚抱负的时代。

  一次,学校组织到部队慰劳表演。杨利伟穿着小飞翔员服装,和同学们一起表演了名叫《小小飞翔员》的舞蹈。表演后,他们被邀请去机场看飞机。在那里,他近距离地看见飞机起飞和下降,还看见飞翔员们神情地排着队走过来。

  从那今后,飞翔员成为杨利伟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英豪形象,空中掠过的飞机轰鸣声则有了异样的滋味,机场也成了他最常去的地方。

  “应该就是在那时候,飞翔愿望的种子在心里种下了。”多年今后,杨利伟这样对记者说,冥冥之中,飞翔和蓝天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成为他生射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983年初春,杨利伟参加了招飞初选面试。

  “看上去身高体重就不错,都够了。”一位看上去是领导的人,打量了杨利伟一下后说。

  听到简单的“够了”两个字,心里坐卧不安的杨利伟平添了不少自信。

  事实上,自从愿望成为飞翔员后,杨利伟就一直在做预备——机场上飞翔员们使用的一切练习器械,他早已应付自如。比如玩旋梯滚轮,其他同学上去几分钟不到就呕吐不停,他则没有一点不适。甚至,他还给自己制订了一个健身计划。

  机遇虽说来得毫无预兆,但总是垂青有预备的人。

  “如果说愿望是一片麦田,付出汗水才干收成丰满的麦粒。”杨利伟说,飞翔愿望不是幻想,要想完成就需要从一点一滴做起,需要用大量切实可行的计划和举动来支撑。

  1983年6月,18岁的杨利伟一路通过了层层选拔成为绥中县被选取的5名飞翔员之一。

  20年后,杨利伟首飞太空成功,成为国人敬仰的航天英豪。他的母校绥宁二中改名为利伟高中,他地点的班级被命名为利伟班,修建的杨利伟展览馆成为当地的国防教育基地。

  “小时候接受的红色教育、英豪人物的言行举止,给了我一种积极向上的力气。”杨利伟说,种什么籽开什么花结什么果,我们现在的社会仍然需要营建这样的氛围,让孩子们从小在红色教育的熏陶中成长。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